同子抢庄牌九怎么偷牌温州乐清“五金大王”胡
栏目:五金电器 发布时间:2019-01-09 10:39

  胡金林: 1957年出生,温州改革发展史上柳市“八大王”中的五金大王。现为柬埔寨温州同乡会会长、金三林国际电器(柬埔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习总书记指出,中国的伟大发展成就,是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接力奋斗创造的

  忆往昔,老一辈温商敢为人先,开疆拓土,砥砺前行,探索出了“温州模式”这一发展之路

  看今朝,新生代温商朝气蓬勃,接力奋斗,锐意创新,扛起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使命担当

  2018年,中国再次踏上改革开放新的历史起点,温州也面临着如何继续当好改革开放风向标的使命挑战。老一辈温商形成的“温商精神”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温商精神”如何薪火相传?新生代如何接力传承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推出系列报道《致敬探路者·创业父子兵》,采访一批子承父业的温州企业家家庭,讲述他们艰苦创业的传奇经历和传承温商精神的接力故事,展现温州民营经济传承发展、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我们希望通过这组报道,深入挖掘“温州精神”,激励温州人奋斗前行,同时为中国改革开放史保存真实而生动的“温州元素”

  温州网讯 7月7日,从柬埔寨回到温州之后的第三天,胡金林专门来到世界温州人博物馆筹建组办公室,清点他所捐献的200余件展品

  从40年前的证件,到十多年前使用过的提箱,每一个老物件都能引起他对往事的回忆

  “26岁的时候,我上了全国通缉令;而现在,我已经62岁了。”当年柳市“八大王事件”中的“五金大王”感慨道

  我父亲是个手工业者,做染布坊的。家里兄弟姐妹八个人,我排行老五。家里其实也不算困难,但因为当时温州人多地少,我们这一代人早早就要考虑怎么养活自己。所以,在1974年的时候,同子抢庄牌九怎么偷牌中学毕业没多久,我就跟着老二的连襟、一位在神农架做家具工厂的青田人,去给他记账

  他的工厂在神农架林区宋罗乡,后来(1975年)出了个“女武松”——“打豹英雄陈传香”的地方。我在这里住了两夜,头尾加起来可能还不到48小时,就做了一个决定:我不要干这个。因为山上的老乡几乎个个有“状况”,有的人头胀得像斗一样,有的手像冬瓜一样——那些都是生漆中毒,做这个每天要和漆树打交道,不是过敏就是中毒

  这样的环境没法做,所以我不仅自己要走,还带着同去的十几位老乡走。下山后钱不够了,我就跑到宜昌找到包工程的表姐夫借了200元,买长江轮最便宜的散席(船票中最差的一等,需要自行在过道上找地方坐),经由上海回了温州

  (200元?这在当时已经可以算巨款了吧?)是的,我的表姐夫当时是在宜昌330工地(葛洲坝工程)做工程,他算是那个年代的大老板

  回去的路上,我就想,我还是经商比较好。因为这一路过来,我们所见到最热闹繁荣的地方,几乎都是小商贩特别集中的港口、码头,做生意是很有前景的

  10月的时候,我还在为缺了500元流动资金而犯愁,可仅仅过了两个月,居然仅手头的现金就有5万元了

  1976年的正月十六,我正式开始经商,做五金工量具的买卖。我的思路和别人不一样,我先去学很多产品相关的知识。比如钻头和丝锥攻的配比;比如拖拉机坏在田里,最大可能是油嘴和轴承的问题……然后我就重点配备这些常用零件

  在价格上,我就按当时国家牌价加一点,比如4块钱的油嘴,我就5块钱卖给客户,虽然贵了一块钱,但对于客户来说,省下来的却远远不止这么多。因为如果他去国营的物资公司,得停一天工,还不一定就能顺利买到。而我这里,哪怕是半夜,都可以起床给你配好。我要赚钱,但一定要让客户物有所值,这就是我的经商理念。所以,慢慢地柳市那边大家都知道,缺什么五金件就去找胡金林

  生意越来越好,年中的时候,我就盖起了3间很漂亮的两层楼,▓带走廊的。到了10月份,就刮“红色台风”了,柳市镇的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直接就过来“抄家”了,好在我事先就得到风声。所以,只在营业部留了一些不好销的五金件,让他们象征性地抄走。我还记得,那一次被抄完,在清点货品的时候,我对老三叹气说,如果我们现在能有个500块钱的流动资金,生意就好做了。可仅仅过了2个月,12月底,我们两个在清点账户的时候发现,哪怕不算库存,我们手头的现金居然都已经超过了5万元。这就是我所赚的第一桶金

  到了1980年,我的经营范围已经扩展到电器领域了。当时,只要是市场上有需求的,无论空气开关、熔断器、断路器,我这里都有。同样一件产品,你在温州市机电公司买,要在出厂价基础上加七个点,如果到我的向阳五金电器经营部买,▓只需加六个点——就是说,到我这里不仅省时省事,甚至连价格都比国营的便宜。因为我和机电公司一样,都是从厂家直接拿货,而我的运营成本远远比他们低

  除此之外,和国企不同的是,我这里只要是认识的人来拿货,都可以先不用付现金,签个字就能把东西提走,定期结账就可以了。我们的经营理念更活,所以我就把温州机电公司和地区机电公司都打败了

  这种情况下,我还和温州市机电公司进行了合作。当时他们的积压物资非常多,处理不掉。我把“目录大王”叶建华推荐给他们,到他们的仓库里去给做库存图文目录。我们库存机电产品分门别类整理出来之后,我也替他们做代销,慢慢地把这些积压物资流通起来

  在工作组找我谈话之前,我就已经准备好了跑路用的五本证件、200斤粮票、2000块钱

  1982年,乐清市财税局查我的账,当时我在信用社的账户上有120多万元。那个时候,其实我对120多万是没概念的。但他们告诉我说,一家社队企业的产值也就是十几二十万元,你一个经营部已经可以顶好多个社队了。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你这个税收是不合理的,要重交。于是,我就按照这个金额补交了5%的营收税,在一个月之内缴了6万来块钱

  不久,省里的工作组又找我谈话,那是在柳市镇花边社的一个招待所里,和我谈的是中纪委一个姓刘的工作人员,我们就在一张0.6×1.2米的小办公桌两边对坐着。我一辈子也忘不了他说的那句话——“老子,两万五千里长征过来,才381块,你这个小子,一年赚几十万!不是挖我社会主义墙脚吗?”

  从招待所出来我就决定要跑路了,因为我知道这个事情非常严重。在那几个月里,我一直有关注《人民日报》等一些报纸上的新闻,▓上面讲河南的“汽车大王”①被枪毙(应为被判无期)。以我的理解,他那个就是倒卖了几百辆车,一辆车赚个几十块而已。而工作组的说法,我一年赚几十万,能有什么好果子

  好在那之前,我就已经准备好了一个皮包。那是个格子条纹、人造革的包,我在里面放了五套的工作证以及相应的介绍信,上面照片都是我的,但名字是假的;此外还有200斤的全国粮票,2000块人民币以及夏装、冬装等。那个时代,人民币最大的面值就是十元,在上海德兴馆吃一碗二两的阳春面只要九分钱,住一晚招待所也就是一元多。我准备的这些足够我在外面待很久了

  其实那几个月,我不仅自己准备,还找了另外几个大王,他们普遍觉得没那么严重。但我觉得,肯定是要变天了。事实证明,这就是我26岁时做得最聪明的一件事

  一开始是从水路跑到文成,然后再从温州乘轮船到上海。我先让朋友买好票,把我的行李拿上船,等到轮船差不多要开了,再快速地跑上去。出去之前,我跟家里人先说好,有什么事情,你就写信给上海、山东、天津几个地址固定的联系人,如果通缉令出来了,就写“医生说你病重需要住院。”

  北京、哈尔滨、吉林……我跑了大半个中国。最远还躲到了黑龙江牡丹江市的夹皮沟那边,那是《林海雪原》里座山雕的老巢

  那可能是我人生最艰难的时期吧,不过我从来没有后悔,而且我相信事情一定会平息的

  所以,到了1984年,我听说之前被捕的投机倒把人员很多都已经被放出来之后,就赶紧回来了。没想到还是被抓进去了,关了66天,才最终等到案子被撤销

  (在外两年多时间,你当时准备的钱和粮票用完了吗?)没有,还有不少剩余。说明我当时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笑)

  平反出来之后,我很快就投资兴建了一个轧钢厂。当时,老百姓盖房子缺少的钢筋太多了,轧钢厂则是温州的一个空白。我就投入资金引进先进的设备抢占这个市场。要知道,那个时候张家口的钢铁厂用的轧机都还只是200型的,我就已经直接上马300型轧机了

  但事实证明,这个生意是我一辈子的教训。我们当时用的轧钢材料,是利用拆船公司把世界各地报废的船只拉到温州拆出来,拆下来的钢材钢板质量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拆钢这项业务在环保等方面却有很多门道。我们完全不懂行,最后造成大量浪费,亏得一塌糊涂。到了1989年,我们把轧钢厂清盘之后,早些年的积累基本都亏进去了

  1990年,我决定远赴新疆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②发展低压电器业务。当时,▓我妈妈哭着说,你不要去了。家里已经亏得不行了。我说,妈妈你放心,我一不抽“白面”,二不赌博,我会赚回来的

  那个时候,乐清的五华抬会③倒会,会主李启峰被执行死刑还没多久,借钱非常困难。好不容易以一分半的利息借到了40万元。带着上海机电一局(后改制为上海电气集团)的三十几个人去塔里木指挥部成功开起了电器现场展销会,就这样一举在那边站住了脚,我当年就把借的钱连本带利都还了

  因为《人民日报》“21世纪的曙光在西北”的一句话,错失了乐清电器集团化的良机

  1993年,乐清县改市之后,乐清市里领导找了我、南存辉(正泰集团创始人)、胡成中(德力西集团创始人)、高天乐(天正集团创始人)、郑元孟(新华集团创始人)几个人,希望我们组建集团公司④

  随着塔里木等地市场的拓展,我的电器业务也蒸蒸日上,公司规模也是乐清数得上的。但对于集团化的建议,我明确表示了拒绝。我说,我不要做到那么大。同时我还对南存辉说,小南,将来我的公司就挂靠到你那里

  我拒绝组建集团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当时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新疆,塔里木石油勘探开发指挥部成立之后,我记得《人民日报》对于塔里木油田有句评价说,21世纪的曙光在西北。我就是冲着这句话去的新疆,准备用几年的布局迎接市场的井喷

  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对自己的一个定位。我平反之后不久,时任浙江省副省长的吴敏达曾来到柳市,和我有过一次对话,鼓励我将生意做大。当时我对他说,“我只希望比大的差一点,比差的好一点,只要人格不丢就好。”所以,我虽然渴望发展,但对于做大,是一直有疑虑的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或许是放眼于未来,也可能是因为勘探和开采成本过高,塔里木油田的井喷式发展始终没有到来。我也慢慢从新疆退回了柳市,这时候,柳市的电器企业集团已经初具规模

  可能是因为人生的波折特别多吧。我对于国家政策的关注要比别人多得多。我始终相信,政策就是天,哪怕它曾经让我吃过不少苦头。2000年底,第四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晤在新加坡举行。我在中央电视台的新闻上看到,时任国务院总理提出,初步建成东盟自贸区,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一轮新的商机

  选择柬埔寨,首先这个国家和我们中国比较友好,从西哈努克亲王,到现在的洪森总理,都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至于有些人觉得柬埔寨市场太小,在我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这个国家的国土面积有1.8个浙江大,人口达到1500万。但是,这里用的都是欧美国家的产品,我刚去的时候,它的电器价格和我们中国差4倍。这么大的空间,对于我做“小生意”的来说,完全足够了

  离开中国的时候,我是有怨气的;到了海外后,我才真正体会到,祖国是我们最大的支撑

  这些年来,▓我在柬埔寨从销售电器开始,又慢慢涉足投资电站、收购土地种植橡胶等,一步步在这边扎下根基

  刚离开中国的时候,我是有怨气的。但是到了海外之后,我才真正体会到,只有祖国强大了,我们这些海外游子才能挺起胸膛,祖国永远是我们最大的支撑。所以,2008年的时候,我又组建了柬埔寨温州同乡会。为此,大使馆还特地给我们颁发了一块牌匾。这块牌匾也在我此次捐给世界温州人博物馆的展品目录之中

  十多年前,我就把大儿子带到了柬埔寨。如今,金三林国际电器(柬埔寨)股份有限公司基本都已经交到了他们夫妻两人手中;小儿子夫妇和我太太则留在了乐清,负责浙江金三林实业有限公司,这是我们在国内的制造和采购中心。我则是一年十几趟来回跑,同时也做一些电器之外的投资

  十年前,我在柬埔寨桔井省收购的1万公顷橡胶林,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产出。但由于国际橡胶价格的持续不振,收益并不如当时的预期,多数时候处于持平状态。好在柬埔寨经济不断发展,土地的增值空间已经远远大于作物的产出了。特别是那些靠近国家公路边的土地,增值非常明显。或者再过些年,我们就可以改变土地性质进行工业开发了。实际上,我们收购土地的时候,每平方米的成本不到几分钱,将来如果可以开发,那就是非常可观的了。当然,我对于这些变化也并不急切,因为我们当时投资的都是自有资金,既没有贷款也没有借贷,所以慢慢发展就好了

  我希望今年能够完成退岗,用更多的时间来完成我“走遍世界”的梦想。截至目前,我已经走过31个国家,7月底将去一趟印尼,接下来还将去马来西亚、美国……不断提升这个数字

  对于下一代所要开创的未来,我并不担心,因为他们所面临的世界和我当时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记得前些时候,我在杭州给一群读MBA的学子做演讲。有一个年轻人对我说,胡叔叔,在你那个年代,你们一群人走在了时代的前头,前方的路是空的,你们需要做的只是在摸索中前进;而我们这个年代,前面的路则是窄的,如独木桥,无数的人挤在一起…

  我说,这其实完全看你的思路。比如马云起家的时候所走的路,谁能知道那就是一条金光大道?现在很流行的区块链,刚开始的时候谁又能想象?改革开放40年了,很多东西都已变得完全不同,但有一点是不会变的:只要你拥有独到的视角与眼界,可选的道路自然就会有很多。??下转10版

  根据文件记载,陈希海是通过贿赂二汽公司干部,内外勾结,采取偷梁换柱、弄虚作假等手段,倒卖东风牌汽车404辆,牟取暴利64万元。该案件后来被写入了《中国反腐倡廉大事记(1978-2010)》

  始于1989年的塔里木石油会战,是我国第一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进行的石油会战,由中国石油自筹资金,贷款12亿美元,开启了“借钱还油,以油养油”的政策。塔里木油田在勘探开采过程中,也创造了我国石油的诸多之最:勘探面积最大、地质条件最复杂、地面条件最困难、气候最恶劣、工程技术要求最高、油气资源最丰富的含油气盆地等

  中国工程院院士童晓光曾总结说,在塔里木会战早期,很多勘探工作都是不成功的,直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油田的大发现才陆续出现

  抬会是乐清民间呈会的变种,若干人组成一个会,发起人称会主,把会员的钱聚拢,交由会员们轮流使用,先用的人支付利息,后用的人吃进利息。会员可以发展新会员,进而变成“会主”,层层下去形成一个复杂的金字塔式链条。把利息抬高、会额抬大是会主的主要套利手段

  1985年、1988年乐清曾出现2次抬会(平会)风潮,卷入金额分别达到2亿多元和3亿多元,入会人口达到20多万。最疯狂时,民间借贷利率高达1毛多;入会金无暇清点,只能用秤称或用尺量

  五华抬会是当时最大的抬会之一,大会主李启峰于1989年11月30日以投机倒把罪被判处死刑

  1994年2月2日,温州正泰集团作为首家电器集团挂牌成立。同年5月10日,浙江德力西集团成立……企业集团以现代企业用工制度、分配制度、财务管理制度、内部审计制度等为全省现代企业制度改革提供了有益的探索,也促成了电器行业的大发展。据统计,至1997年,以电器企业为主,乐清的乡镇企业集团总数达到30家



相关推荐:



购买咨询电话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